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业余艺评人 艺术博评客

 
 
 

日志

 
 
 
 

犁墨这道菜  

2013-02-04 11:54:0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犁墨这道菜

——写在犁墨展第五回

 

犁墨这道菜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2013年2月1日至8日,犁墨——皋兰籍十二人书画展第五回在甘肃省艺术馆举行。第五个年头了,这道西北的野味文火慢炖,味道渐渐地出来了,有了很多可喜的变化,可谓天不负人。

说其野味,是这道菜不是官方的、学院的,也不是大城市的,风景区的,它是民间的,小县城的,是农家小菜,烹调者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却一样可以把文墨炖出清新的口感和浓郁的唇香。

说其有可喜的变化,也许在外人眼里是不明显的,或者是不剧烈的,但对身在其中的每个人而言,每一点细微之处的改变都可能惊涛骇浪,费尽心思。不管突破也好,沉潜也罢,他们一步一个脚印地按着自己的方式在笔墨间耕耘,正如“犁墨”两个字所包含的期许和努力一样,这是一群从皋兰这片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人用笔墨对大地的抒情和感恩,虽然不用夸大它的意义,但至少充满真诚和朴实。

作为这一群体的朋友和见证者,我感动于他们这种无功利,自发的举动,他们在没有赞助的情况下,以饿汉子精神坚持着每年的奉献。在庸常的生活中,他们是被艺术点亮的一群人,尽管在生活中可能灰头土脸,但在艺术中他们神采奕奕。因为有这种前后的对比,我看到了他们的细微变化或努力。同时,我也愿意无保留的写下自己的感受。无关乎褒奖,无关乎苛求,只是兄弟间的一次交流,对与错,都在各自心中。

犁墨这道菜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先说一了。这位现在郑州的独立艺术家,早年以禅宗研究和现代书法行世,近几年却又以他的绘画令人耳目一新。今年他展出的生平最巨幅作品和《猪》系列作品相较前两年的灵兽系列和心花系列,向现实世界的掘进力度越来越大。尤其是他的《猪》系列,可谓离经叛道之作。但想想,在一个群氓装象的年代,与其在鼻子上插花装斯文,不如把隐藏的獠牙亮出来,在貌似繁华的艺术百花园里放肆放纵放胆地奔跑、撕咬和玩耍好了。这是一了“时代走时代的,我走我的”艺术观的和谐呈现。而从他对大画的掌控来说,笔墨的感受和表达在幽居嵩山后有了更自由和随性的表达。谁也不知道他的前方在哪里,但这种不可知的前行正是一了绘画的魅力所在。

犁墨这道菜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再说魏翰邦。我现在对书法越来越敬畏,这反倒是源于当今时代在书法上的混乱与嚣张,它给我提供了一个冷静面对自我的契机。我们到底懂不懂书法,我们到底懂不懂自己?当书法与时代的需求越来越贴近的时候,它离真正的书道也就越来越远。一个人趋向内心的书写越来越显得不易,也越来越需要心性的博大和坚韧。近几年翰邦沉寂了很多,既不剑拔弩张地去评批别人,也很少参加各种活动,他隐于书斋,隐于书写,那种骨子里的硬朗和倔强慢慢柔软了,当然绝不是放弃,这体现在他的字上,有了更多的从容与舒缓,线条的质量与结构的变化仍然是翰邦书法耐读的地方。

犁墨这道菜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再说魏群。魏群的变化给了我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今年魏群结婚,这对于他多年的飘荡生活来说是个安顿,对他的艺术来说,也是在多方实验和尝试后的一种集结。魏群开始出手了,他的杂与博,他的冰与热,他的思与痛,经过几年的消化终于理出了一些头绪。如果说以前作品的跨度让人总有些零碎感,那么今年魏群的作品让人一下觉得完整了,这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尤其让人看好的是,魏群的作品飘荡在神话与现实之间,民间与现代之间,隐喻与联想之间,作品的空间感很大,是可以细读的。我因此买了两张,以鼓励之。

 犁墨这道菜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说到魏群,自然要说说魏墨。魏墨今年带来的女人系列也让人耳目一新。同样也非常完整。如果说以前在黄宾虹山水中打转转提炼的是笔墨的韵致,那今年转向单线条的女人体则是对线条可控力的挑战。直接地说,作品的风格虽然突出了,但作品内在的品质和味道需要强化的地方还很多。但对于一直渴望破茧的魏墨来说,这种全新的转变虽然稚嫩,却如同春天的幼苗,充满了成长的喜悦。

犁墨这道菜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还有王朝贵。朝贵的山水越来越好,好在细节处越来越精到。但朝贵却很纠结,纠结不是他自身心性的问题,而是生存带给他的压力和无奈。一方面他画的是极细致精微的细笔山水,这需要时间的磨砺和笔性的锤炼,一方面他又需要卖画为生,这难免让他心绪难定。但他的画确实是越来越耐看了,但较之于他奔放的个性,这种较为传统的艺术之旅是不是适合他,或者说是不是足以让他有时间和耐心坚持下去,或者说他的突破口在那,都在于他个人的造化和悟性,急不得也慢不得。

常富强的书写由隶书转向行草,似乎更吻合于他对书法的理解。缓于临帖带来的线条质量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而书写的节奏和呼吸较之以前顺畅了很多。陶毅的固执使他的篆刻深入了,却在书写上饱涨了。篆刻的刻与书写的写对陶毅不是一个命题,可以统而解决,而是要分别对待的。杨文明的山水有些粗疏,写意写意,写和意都需要提升,反倒是他的一组佛像画,到是颇有机趣,也许更吻合他的心性。黄晓宇不在四面出锋,安于篆刻,他的篆刻整体感较好,于细部的雕琢也更为用心,当然细碎琐屑之处还需慢慢剔除。王勇今年的章草掺杂了很多行书笔意,章草的拙和行书的放似乎现在还不好搭配,不妨还是把章草的拙再拓拓为好。朱文和魏晋宗两人分别受一了和魏翰邦影响,书法中都有这两个人的影子,这个我觉得还是离远点比较好。一了和魏翰邦的书风不可摹仿,因为他们的成长之路是不可模仿的。

以上不是戏言,但我深知所论偏颇之处甚多,况且我越来越怀疑评论的可信度,好在都是兄弟,说不说在我,听不听在你,对不对在众人之眼,一并呈现。

 

                                                  2013-2-4于兰州急就

犁墨这道菜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犁墨这道菜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犁墨这道菜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犁墨这道菜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犁墨这道菜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