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业余艺评人 艺术博评客

 
 
 

日志

 
 
 
 

画坛雄狮石虎(专栏稿)  

2013-01-04 11:05:00|  分类: 石虎,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画坛雄狮石虎(专栏稿)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1979年《非洲写生》的出版,确立了石虎先生在当代艺术界的领跑地位。然而,随后石虎先生就放弃了这一路写实而唯美并深受好评的画风,而进入了十年的探索时期。


 

人们称毕加索是一头画坛公牛,我也愿意把石虎比作一头画坛雄狮。如此称谓石虎不仅因其形貌伟岸厚朴,颇具狮像,更因其勇猛精进之志,一以贯之之气,天真烂漫之心,大气磅礴之势,无不演绎着一头雄狮如何自由成长、流浪飘泊并开拓疆域、守护家园的传奇。

正如非洲草原上的雄狮,自它降临的那一刻起,它的使命和尊严应运而生,一生相随。石虎似乎也是为画而生的,时代选择了他发言和嘶吼。要不然,我们真的难以理解,这个出生于素有“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的河北徐水农村的孩子,如何因缘际会,上世纪70年代末就成为了中国艺术新潮的前行者,80年代成为了艺术创新的盗火者,90年代成为了艺术市场的领军者、新世纪成为了传承薪火的独行者。
石虎出身于农村,童年在农村度过,民间艺术的吊纸画、纸灯笼、剪纸、绣花鞋等成了洞开他艺术心灵的星光。后来他虽然上过美院,但却是以工艺设计为主,他最初从事的职业也是与工艺、雕刻有关。
这种起于童年,类似白纸上的刻印和本真成为石虎艺术的一个烙印,在他以后多变的艺术风格中从来没有消失过。而比其他农村孩子幸运的是,石虎有一位上过中法大学、深谙古典诗词的父亲。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显然是深远的,不仅入骨地影响了石虎未来的艺术和思考,也从禀性上锻造了一只幼狮健康激越的品格。他不但爱诗,写诗,出版过诗集,还成立过石虎诗会,引来众多当代重量级诗人、诗评家关注,在当代画家群里几成异数。而诗对他书法、绘画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在他的书法中,以字为意象的现代书写有着明显的诗意构造,包括他后来引人注目的《论字思维》、《字象篇》等著作,也与这种对古典诗词的喜爱有种内在的联系。
但石虎之所以成为石虎,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他与生俱来的一颗如雄狮般“勇敢的心”。如果没有这种性格,在文革刚刚结束,人们尚畏首畏尾的社会大环境中,1978年随中国非洲考察团赴非洲13国考察的石虎,不可能把一种发自本能的激情和对艺术的热忱以超越时代的形式表现在作品中,也自然不会有他的作品集3天售出1万册的奇迹。如果没有这种性格,石虎不会在上世纪80年代在西北河西走廊写生时用光脚蘸墨在宣纸上涂抹,被当时保守的老一代艺术家斥为胡闹,而自外于体制。
也正是这种性格,使他在成名后敢于丢掉旧有的风格,大胆吸收西方艺术抽象、构成、色彩等新要素,以特立和独一为画坛瞩目,与周思聪、袁运生等成为文革后中国美术当代化进程中的领跑者和开拓者。也正是这种性格,使他在盛名之时离开国内,在一种内心的寂寥和清冷中创造了海外市场的画坛奇迹。
同样基于这种性格,在国内艺术家对海外市场趋之若鹜的时候,他又放弃了海外事实的物质和地位尊崇,于新世纪之初回到国内开始了他隐士般的生活。这一次回归不仅是身归,也是心归,是他艺术之命运的需要,也是他自身性灵的渴望。对一只征战多年的雄狮而言,这一次回归不仅是叶落归根式的情感归宿,更是对传统文化和中国艺术之根的牵挂和眷恋。与其说是一次回归,不如说是一次从母语出发的新的探寻。性格即命运,石虎的艺术成就与他的性格深度契合。
多年以后,当我们回看石虎的艺旅,会惊奇地发现石虎的出走与回归其实与中国当代艺术30年的探索之路惊人暗合。对文革美术禁铟人性的判逆和打破,对西方美术的吸收和借鉴,对艺术市场化的赶潮和审视,对中国传统艺术的再认识和回归,石虎的艺术具有十足的历史样本性和跨度感。他的艺术既是属于他个人的,更是属于他所处的时代的。离开了这个背景,石虎将只是一个画家的名字。就如同离开了自己的土地,再强壮的雄狮也只是流浪者。
基于此,探究石虎的艺术才能让我们更进一步地看到了石虎的光焰和使命,才能明确一个画家与时代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才能品味一个画家在时代中的错位和背离,怒放和颓败,也才能更好地认知一个画家在他的时代能释放的能量和所起的作用。

(刊于法治周末2012年12月31日艺坛江湖专栏)

 画坛雄狮石虎(专栏稿)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画坛雄狮石虎(专栏稿)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随机而发,随手而动,随思而远。石虎先生的艺术既是一瞬间的定格,亦是无拘的生命记录。
画坛雄狮石虎(专栏稿)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石虎先生言:我不知道我为何物,我猜我便是地主、红卫兵、解放军、是大跃进、人民公社,是“文化大革命”。石虎先生的作品记录贫穷、时代、历史,是真正意义上的主流艺术,却只能被官方认定为边缘。

 



画坛雄狮石虎(专栏稿)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石虎先生自四岁起练习大字,往往拿自认为画不好的画当作练笔之用,经年不缀。他认为当代的艺术应该回到造笔之初,造字之初。所以他的书法追求的气息远接甲骨文、金文,不在字里行间做动作,而以宇宙天地为空间。



画坛雄狮石虎(专栏稿)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石虎先生于诗歌倡字思维,与书法倡线思维,与绘画接的是象思维。当打破形的拘束,象的空间反而更加广远。这是先生对当代艺术的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