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业余艺评人 艺术博评客

 
 
 

日志

 
 
 
 

一生悬命朱振庚   

2012-07-02 16:12:27|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朱振庚曾说,我一辈子就一个心眼儿——“画画”,别无其他嗜好。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活的。

 

这让我想起日本围棋界盛行的一句话,他们总爱用“一生悬命”来表达对围棋的热爱和执著,最典型的比如吴清源。在当代画家中,若以拼命精神对待绘画的,早有李伯安吴冠中,朱振庚无疑也当得起这样的称誉。

 

这样一个“为艺术,一生心”的人,有着天性的禀赋,自小性格不合群,常常沉迷于自己的乐趣之中,喜欢看画,画画,剪纸张,上班后天天在马路上画速写。加上千载难逢的机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一个小学国画教员的身份得到叶浅予、卢沉、周思聪等大家的热心帮助和悉心指点,后又成为中央美院首届中国画研究院研究生。再加上他坎坷多难的人生经历。跟随养父母长大,在桂林——徐州——金城江——柳州不断迁移。考上南京艺术学院又因家庭困难放弃。后来中央美院研究生毕业,全班16名同学,15名留京,唯他为了工作四处漂荡。在北京滞留两年,到山东艺术学院的名额被调包,后到徐州电视台,再到福建华侨大学艺术系,50岁时又调至武汉华中师范大学,52岁才被聘为副教授……还有他赤子般的个性。周思聪说他“来自民间,来自底层。性情耿直,拙于世故。世间不平之事常使他目瞪口呆,他的坦白直陈也常令人目瞪口呆。”这种经历、性格对人生而言是苦涩的,对艺术却是百炼成钢的淬火过程。凡此种种,时代与个人的际遇锻造了他独特的才、学、胆、识,他的艺术也厚积薄发而成为当代水墨画最具活力与大气象的景观。

 

正因如此,朱振庚虽名不重江湖,身不出画室与教室,却深为知道者推崇。其恩师卢沉、周思聪对他的器重和喜爱自不必多说(卢沉先生因朱振庚不能留京工作竟大病一场),如画家周京新、尚扬,如评论家李小山、彭德对朱振庚艺术的成就和未来都高度赞誉并抱有极大的期许。

 

这种赞誉和期许完全来自于朱振庚绘画的广度、深度和高度。

 

朱振庚绘画的广度一目了然。他的作品品类之盛、题材之宽泛让人有目不暇接之感。朱振庚自谓:“我画不属类,不居一,不定格。”对朱振庚艺术颇有研究的学者钱忠平将之分为:写意重彩、水墨、彩墨、线描、速写、黑白刻纸、连环画、邮票设计等八类。而且这些作品并不是简单的涉猎,浅尝辄止,而是如弹钢琴,十指运用,每指都有它独有的价值和作用。面对朱振庚的艺术作品,我们似乎进入了一个冒险家的乐园。你常常好奇却又乐此不疲的迷失与寻找,在不同的画面中体验大气、浩翰、天真、童趣、沉郁、孤愤等种种不同的境界和情怀。这种多样性和魔幻性完全来自于朱振庚对艺术的自信心和驾驭力,来自于他开阔的艺术社野和不拘一格的艺术创造力,是一种源于本性的释放和奔流。很多艺术家一定格就才思枯竭,只能重复,而朱振庚的画无一幅重复,总是有新的想法和惊奇带给读者。

 

朱振庚绘画的深度不言自明。这种深度三位一体地蕴含于他的生活态度、绘画方式和作品风格中。生活中的朱振庚不懂中庸处世之道,只是以画会友。这种赤子般的锋芒和举止自不免常常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但也因此,他的画中少了献媚迎合之态,社会名利之气,时尚妩媚之风。如同一个艺术的掘井人,只是抱着一个目标往深里挖去,不三心二意,不左右旁顾,不鱼与熊掌兼得,反而使艺术的清泉泊泊流淌。而在绘画观念上朱振庚的随性自由更是任意挥发。这样我们就不奇怪于他的很多画都是画在不到一尺的碎纸片上,似乎都像是未完稿,甚至很多作品都画在无法保留的卫生纸上,他绘画完全不是以市场和利益为起点的。而他的作品风格更是不流时俗。如敦煌壁画、汉画像、民间剪纸、刻板、民间年画、版画、西方抽象派、表现主义等等都成为他艺术的新鲜菜蔬,他以写实与变形两种烹饪方式,端上了一道道前人未曾尝试、未敢尝试的私房菜。虽没有大厨工序的量化标准,却最大极限地勾起了食客的味觉。

 

朱振庚绘画的高度,尚未确定。与当今中国画艺术家喜欢登古人名家之山,涉范式图谱之水不同,朱振庚的高度几乎是自建的。他的速写不但是中国式速写传统的延续,更是一种扩张和创新;他的水墨对现代学院写实系统的反拨和拓展,为水墨变形和抽象之路打开了一扇窗户;他的彩墨和写意重彩,把西方的色彩引入中国画,重写重意,形成了一种全新的语言样式。基于他速写能力的高超,可以说,在当代水墨画领域,他对线条的轻松驾驭和在图式上的信手拈来达到了惊人的高度。艺评家彭德曾言:“在水墨画坛能同他抗衡的人物,屈指可数。单就画画而论,他算得上真正的大师。”但现实与想象总是有差距的,对朱振庚来说,这种差距几近鸿沟。因为没有对比,没有参照,没有进入体系和帮派,没有可以引为同伴的惰性审美基础,朱振庚的画被忽视被遮蔽被冷淡是必然的。这正是朱振庚们的悲剧。这个悲剧不是他们自己的,而是当代艺术的。在商业之风日炽的艺术市场,一个画家的艺术高度被严重扭曲。画家们不是靠艺术孤绝的境界和造诣获得认可,而是被名利地位金钱捆绑着。在艺术市场上,求作奴隶而不得的人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人比比皆是,朱振庚却异常冷静地做着自己绘画的主人。他是少数纤尘不染,一片童心、几近痴迷扑入绘画的艺术守望者。正因为如此,他的艺术高度需要岁月的磨砺和时代的冷静后才能得以彰显。

 

写到此处,我一下想起了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人物——风清扬,觉得朱振庚像极了这位隐身江湖的世外高人。以血统论,都是名门正派的弟子;以际遇论,都受过大的挫折;以声望论,都是隐于江湖,不求显达;以功力论,却又都是不世出的高手中的高手;以境界论,独孤求败,高处不胜寒。尤其更为类似的是风清扬的独孤九剑,随心所欲,见招拆招,无招胜招,天下罕有匹敌。而朱振庚的画也是见物况心,随手线描,随机生发,论题材之广泛,形式之活泼,变幻之多端当世再无二人。

 

然而,尽管我极不情愿写出这两个字,朱振庚以七十三龄于龙年2月24日突然离世,闻之令人扼腕叹息,无言心伤。思及朱振庚开辟的写意水墨一派尚在中途,远未到开花结果之时;想及其恩师周思聪也以盛年盍然长逝,一朵荷花尚未尽情开放;念及当代中国画领域失去这样纯粹、伟大而真实的画家,令百花园黯然失色,只让人生顿足擂胸之悲,时不假人,尤可抗争;天不假人,徒之奈何。

 

悲则悲矣,但我相信:有些人活着,艺术却死了;有些人死了,艺术还活着。朱振庚的艺术自有它永葆芳华的能量和魅力,这或许正是上天对一个一生悬命于绘画人的恩赐或者是补偿吧。

 

                                                                   2012-6-20于兰州

 

(后记:是几年前从一了寄来的《十方艺术》上才首次看到朱振庚先生的画,后来一了又给我寄了朱振庚绘画台历。再后来朱振庚学生周宇光的画让我更加深了对朱振庚的认识,一直存念要写写他。今年初本打算动笔,正在四处找资料,没成想噩耗传来,大悲。五月间,《当代美术》主编马占伟兄约我一起赴武汉采访朱振庚女儿和夫人,我特别想作《夫人眼中的朱振庚》和《女儿眼中的朱振庚》两个对话,考虑先生逝去未久,怕引起亲人伤悲,就放下了。写作此文,也算是了却一个心愿,惟觉得对朱振庚先生的关注应该更加深入才好。希望以后有机缘能完成我的两个对话。)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一生悬命朱振庚 - 冯国伟 - 兰州冯国伟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84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